從幾近“關門”到年銷售總額超180億元——供銷社回歸的青島解法

2022-11-05 08:05 大眾報業·半島網-半島都市報閱讀 (189341) 掃描到手機

文/圖 半島全媒體首席記者王好

最近,供銷社“回歸”成為熱門話題,從資本市場上的概念股,到流量平臺上的熱搜,無不熱火朝天。

“供銷社”三個字,對于七零后來說,是“回憶殺”,對于零零后來說,是“一臉蒙”。要抹平兩代人的知識盲點,顯然不能只靠百度。為此,記者深入青島基層供銷社,采訪相關行業人士,透過他們,一探供銷社“回歸”背后正在被重新定義的經營邏輯和經濟價值。

社區居民每天“炫飯”

保質保供還看老供銷

11月2日,在青島城陽區,由青島市城陽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與社區合辦的大北曲西社區惠民綜合服務中心內,74歲的王老太再次走進店里,“上午已經來了兩趟了,這里價格便宜,東西新鮮,離家還近,方便省事!”她向記者展示已經購買的粉條和面,表示打算再買點菜。在這里,米面糧油、蔬菜水果、小百貨等3000多個品種的商品琳瑯滿目,一應俱全,更有農金通服務、家政服務、保險服務、網絡服務、快遞服務等解決居民生活日常所需。

在線上,青島市即墨區供銷合作社官方微信平臺的官方商城里,回頭客“小兔子”留言:東西很正宗,都是當地特產,家人們也都很喜歡。包裝也不錯,快遞發貨及時。關鍵是政府品牌,值得信賴。

在基層社即墨古城供銷社服務的環秀景苑小區社區群里,業主們每天都在“炫飯”:排骨、玉米、青菜、豆腐……“保質保供,還得是老供銷合作社?!?0后’對老供銷合作社都有很深的感情?!币晃粯I主如是留言。

這一幕幕,都是供銷社作為經營主體,服務青島市民日常生活的正在進行時。雖然看似與商超、電商、社群團購這些紅海行業大同小異,但實際上卻是大有不同。

“供銷社屬于集體所有制形式,它的宗旨和業務范圍始終是服務‘三農’?!鼻鄭u市供銷合作社聯合社(以下簡稱“青島供銷社”)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自1948年8月成立至今,青島市供銷合作社已有70多個年頭,歷經新中國成立初期、計劃經濟、市場經濟等不同發展階段。而無論什么時候,聚焦為農服務始終是供銷社的主責主業,也就是要打通“工業品下鄉最后一公里”、農產品進城“最先一公里”。

賦能農民專業合作社

主動出擊“搶市場”

不過,既要做好為農服務,又要適應市場經濟發展新變化,青島供銷系統也歷經風雨洗禮。據了解,過去的供銷社是計劃體制下國家統購統銷的承擔者,農村的生產資料、消費資料的流通,農產品上行,消費品下行,全部由供銷社一家壟斷。也因此,低效、壟斷等弊病日益顯現,影響了消費體驗,難以適應市場經濟充分競爭的發展需要。

事實上,相較中西部地區,身處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青島,在市場經濟發展浪潮下,供銷社的改制更為徹底。在2000年前后,根據總社要求青島供銷系統改制,旗下原有的農資公司、再生資源公司等經營主體推向社會。而隨著改制逐步推進,基層社不斷減少、弱化,供銷社的整體功能也就大為減弱,一度輝煌不再。

改革意味著變化,而求新才能應變。鄉村振興、城鄉融合、共同富裕等國家戰略出臺,供銷社的重振迎來轉機。2015年,國家正式做出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的決定。去年7月,國家再次啟動了對供銷社為期兩年的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綜合合作試點。

目前,青島基層社的恢復重建工作正在推進之中,對經濟實力較弱的基層社,采取政策幫扶、強社帶動、盤活閑置資產等方式,激發內生動力、增強服務能力,全市恢復完善基層社83處。

與此同時,與以前“依賴政府”的老路不同,恢復重建的基層社有著更多市場邏輯。據介紹,眼下青島供銷系統的基層社恢復重建工作不同以往,并非供銷社單打獨斗,而是向已經形成,但在資本、人才、技術等經營要素方面相對缺乏的農民專業合作社敞開大門,“只要愿意加入,都可以成為社員,在供銷社的體系內進行更為規范的品控管理、品牌打造,把當地好的農產品推向市場,助力產業高質量發展?!?/p>

目前,青島市供銷社通過實施社村“共建”行動,支持基層社與村(社區)“兩委”成員交叉任職,建立供銷合作社、村(社區)“兩委”、農民專業合作社多方合作機制,推進生產合作、供銷合作、信用合作為一體的“三位一體”的綜合性合作社建設,共建村莊達到132個。

主動求變,也讓供銷社在市場競爭中越來越如魚得水。與行業對手同臺競技,學習深圳優秀標書制作技巧,擺脫區域發展思維,主動參與各區市的招采項目,先后參與了山東航空青島基地、青島市國稅局、青島恒星學院等數家單位招標項目。2021年,青島供銷全系統實現銷售總額187.7億元、利潤總額5700萬元,分別是2012年的1.37倍、1.34倍,推動全市供銷合作事業實現高質量發展。今年前三季度,銷售總額再創新高,達132億元,同比增長13.2%。

■“老供銷”說

曾經彷徨困惑沒方向

如今政策加持干勁足

眾所周知,聯產承包責任制釋放了農村的生產力,極大促進了農副產品的產出,但是長期以來,農民作為社會的弱勢群體,農業生產利潤低,農民受中間商的盤剝,農產品賣不出去等等問題廣泛存在。某種程度上說,重振以“為農服務”為主責主業的供銷合作社,更大的看點在于,發揮其自身政治屬性的天然優勢,去往資本不愿“下沉”的地方,幫助農民,把他們組織起來。其背后,顯然是鄉村振興這一國之大者。

作為一名老供銷人,即墨區供銷社理事會副主任國世迅,已經在供銷系統工作三十多年了,他見證過供銷社的興旺,也經歷過改制后的茫然彷徨?!凹茨╀N社最輝煌的時候,每個鄉鎮都有基層社,大的村莊還有分支機構,基層社和下屬公司,加起來四十多個單位,人員差不多3000人,在大家伙眼里,能進供銷社上班,是一種光榮?!?/p>

國世迅回憶,隨著經濟體制改革,打破“鐵飯碗”,供銷社的體制優勢不復存在,加之人員、債務等問題造成包袱沉重,在市場競爭中逐漸敗下陣來,到2010年前后,隨著基層社和下屬公司改制破產,曾經四十多個單位幾乎“清零”,只剩下機關里的一些老員工,大家思想上也很困惑,沒有方向。

“曾經這么大的供銷社,難道還競爭不過別人嗎?”國世迅并不服氣,而他的堅守也最終有了結果。2010年以后,供銷社恢復重建政策陸續出臺,“國家政策指明了方向,我們也有了干勁?!?/p>

國世迅說,眼下,通過利用農村閑置房屋開設“民宿”,組織鄉村觀光旅游,即墨古城、鰲角石等供銷社成為“網紅打卡地”。例如在鰲角石村的供銷人家民宿項目,通過盤活運營閑置村居,村民和村集體不僅可分享每處房屋每年約1.5~2萬元的房租收入,更可以受益于鄉村旅游的人流,帶動當地餐飲等相關產業發展,實現致富增收。

黄片免费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