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喚“她視角”丨從女性友好到全齡友好

2022-04-06 10:50 新華社閱讀 (1839536) 掃描到手機

青島,浮山灣畔的燈光秀中,幾座高樓亮出“關愛女性,珍愛健康”的粉紅絲帶宣傳標語,同時配以國際粉紅絲帶的巨大標識

全國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3490萬。但與之有所反差的是,包括北上廣深4座一線城市在內的15座中國大城市中,戶籍人口的女性數量卻都超過了男性。

觀察近15年北上廣城市統計年鑒的戶籍人口性別比,可以發現:2009年,上海首次出現女多男少;2017年,北京首次出現女多男少;2018年,廣州也開始呈現女多男少。根據《深圳市社會性別統計報告》,深圳戶籍人口在2015年到2018年連續男多女少后,于2019年出現女多男少的趨勢。

中國婦女報社(全國婦聯網絡信息傳播中心)黨委書記、社長孫錢斌曾提出:“一個城市的文明程度可以用這個城市性別平等的實現程度作為其天然的尺度?!?/p>

隨著越來越多的女性進入城市生活,在城市建設和城市治理中納入性別視角,營造女性友好的社會環境,成為城市治理必須面對且要解決好的問題。

治理新考驗

2021年12月24日至2022年1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修訂草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8萬多人參與,共提交42萬余條意見,遠超同時期其他征集意見的法律修訂草案。

2022年全國兩會期間,亦有多份議案提案為女性發聲:全國政協委員于欣偉建議加大面向女性科技工作者專項政策力度、建立提升女性對科技創新貢獻的機制;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認為應關注延長產假可能帶來的女性就業歧視風險……

近年來,對于性別平等議題,社會公眾持續關切,消除針對女性的偏見、歧視、暴力已成為我國社會的共識。

然而,促進性別平等、構建女性友好的社會環境,仍然任重道遠——“只招男不招女”的就業歧視依然存在,“男主外女主內”的封建女德說教風氣不時蔓延,職場性騷擾和針對女性的暴力也時有發生。

從社會治理角度而言,促進性別平等是構建社會公平正義的題中應有之義。

從城市層面上看,在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發展階段,將性別視角納入城市綜合治理、回應不同性別人群的訴求,也愈發顯示出必要性。

目前,中國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是70%左右。女性是城市建設、發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營造一個性別友好、男女共享平等發展機遇的環境,有助于調動女性參與城市建設的積極性,在城市發展中發揮其獨特的優勢與作用。

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后孫超在《城鎮化境遇及其對兩性性別觀念的型塑》一文中提到:“如果沒有女性的被接納和包容,城鎮化的發展是不平衡的,包容性經濟也無從談起?!?/p>

在一座城市中,女性夜間出行時是否感到安全和自由?哺乳期的媽媽能否找到母嬰室?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在維權時會否遭遇阻礙?女性有沒有獲得公平的職業發展空間?

可以說,性別視角是審視城市綜合性治理水平的一個窗口。以之為抓手,有助于提升城市治理的精細化程度。

然而此前,中國城市治理尚缺乏“她視角”,對于男女兩性在城市中的發展差異、體驗差異缺乏科學研判分析,也難以破除城市女性在空間環境和個人發展上感受到的多重障礙。

“以人為核心的‘人’,不是抽象的無差別的群體,城市治理中關注的應是一個個具體的、不同的人。性別意識的介入,促使城市建設關注人最基本的差異,也就是男性和女性的差異,從而更加敏感于城市公共政策可能對不同人群權益所產生的不同影響?!北本┦腥舜蟠?、北京建筑大學人文學院院長秦紅嶺對《瞭望東方周刊》說。

以城市之名

2011年,孫錢斌在《中國婦女報》撰文表示:“每一個城市都有自己的發展定位,這既植根于原有的歷史積淀和文化傳統,也與這個城市的未來愿景有關。林林總總的目標指向中,似乎還普遍缺乏與兩性平等相關的愿景——建設一個性別友好型的城市?!?/p>

2021年初,長沙發布當地“十四五”規劃,在全國首提建設“女性友好型城市”。9月,長沙市發改委發布《關于大力發展“她經濟”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再次提及建設“女性友好型城市”。

《意見》提出,長沙將出臺相應激勵補償配套政策,鼓勵有條件的用人單位實行共同育兒假、痛經假;在公共設施方面,在商場、公園、景區等公共場所增加女廁位,添置無性別公共廁所,并鼓勵有條件的酒店、餐廳設置女性專用樓層、女性專區;支持“她經濟”發展,打造女性主題的購物中心、購物街,配套提供母嬰室、專用停車場等為女性考慮的軟硬件設施及服務。

長沙此舉引起了外界的關注?!吨袊鴭D女報》對此發表評論認為,長沙的相關規劃兼具軟硬件設施及服務提升,“不僅能夠支持婦女建功立業,實現人生理想和夢想,還能夠在這一過程中收獲群眾認可和發展紅利”。

鄂爾多斯也在2021年提出了建設女性和兒童友好城市,并在康巴什區開始試點探索。

康巴什區婦聯相關工作人員對本刊記者表示,康巴什區已經擬定三年行動計劃,在向社會廣泛征集意見的同時,逐步啟動女性和兒童友好社區試點建設。

根據《康巴什區建設女性和兒童友好型城市三年(2022-2024年)行動計劃(征求意見稿)》,康巴什區將從保障、服務、空間、環境、參與五個方面推進相關建設,并擬定了分階段實施步驟。

以健康保障為例,康巴什區提出將向適齡女性免費提供“兩癌”篩查,為13-18周歲女性免費接種宮頸癌疫苗。

在空間設計上,這份行動計劃也提出了一些細節舉措。比如,在公共交通工具車廂吊環、座位等設計上考慮男女和兒童身高差異;在公交車站、旅游景點等設施設計上考慮攜幼出行、母嬰同行、孕婦等群體的需求,設置共享防曬用具、兒童手推車、共享輪椅等。

長沙和鄂爾多斯康巴什的實踐效果值得期待,這也代表著一個開始,預示著未來可能出現更多以城市之名關愛女性的行動。

近幾個月,各省區市在“十四五”時期的婦女發展規劃陸續出爐?!恫t望東方周刊》記者在梳理已發布的多個省區市婦女發展規劃中發現,自長沙和鄂爾多斯提出建設女性友好城市的愿景后,上海也提出了“推進婦女友好設施建設,打造婦女友好型城市環境”;南京在建設“博愛之都”的全齡友好型城市定位上,明確提出“促進婦女友好城市建設”;福建則“在有條件的地區鼓勵支持創建婦女、兒童友好城市(社區),優化婦女兒童發展環境”。

3月8日,天津南開大悅城舉辦的100張女性“最美的笑容”主題攝影展吸引女性參觀者關注

從女性友好到全齡友好

值得關注的是,針對城市提出“女性友好城市”愿景,輿論也出現了一些表示“不理解”的聲音:“女性友好”是不是事事女性優先?會不會加劇性別刻板印象?

這表明,相比于已在全國100個城市部署試點建設的“兒童友好城市”,“女性友好城市”在我國仍是一個新概念,其價值主張還需辨明。

實際上,早在2006年,聯合國曾啟動過一個“聯合國女性友好城市共同方案”項目,對“女性友好城市”作出相關的概念界定:

“地方政府在規劃和決策過程中考慮到女性的問題和觀點,支持并鼓勵女性在與男性平等的基礎上參與城市生活的所有領域。從本質上說,對女性友好的城市,是指所有居民都能平等地受益于財務、社會和政治機會的城市?!?/p>

相比于社會層面,目前城市規劃界對于納入性別意識、關注女性友好具有更高的敏感度,這與現代城市規劃的一些價值轉型密切相關——從注重效率的“功能導向”和注重空間外觀的“形態導向”,轉向更貼近居民日常生活需要的“生活導向”。

上海交通大學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員沈洋認為:“過去的城市建設更多是圍繞男性需求進行,在對女性的包容度、便捷性和安全性方面尚有一定的改進空間?!?/p>

當下,多數城市一般采用同一標準衡量兩性的生理和心理需要、行為特征,卻忽略了女性成長周期、生活過程中的特殊需求。

舉例來說,道路的夜間照明因考慮節能而顯得昏暗,忽視了女性的安全體驗;大面積草坪視覺美觀,但壓縮了人行道路空間、減少了公園游憩面積,對帶孩子出行的母親并不友好。

總體上看,最初提出女性友好城市的概念,主要強調的是“關懷女性視角”,關注的是城市空間治理對女性需求的忽視、女性在城市中遭遇的不平等現象以及如何改變這種狀況。

近年來,國際上對女性友好城市的理解,早已不局限于“關懷女性視角”,而是更加注重空間人性化、包容性與共享性特征,即城市應為所有人提供一個健康、宜居和安全的環境,這將有助于消除空間中的性別不平等,助推城市向對居民更友好的方式轉型。

秦紅嶺認為,“女性友好城市”的價值主張是致力于在城市治理層面促進性別平等,提升城市的包容性和公平性,為女性提供與男性一樣多的發展和成功的機會。

同時,“女性友好城市”也是一項城市人性化的愿景,其最終價值指向是走向對所有人友好的城市,即人人共享的城市。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黃怡也撰文表示:“在本質精神及大部分內容上,女性友好城市與兒童友好城市是相似并貫通的……兒童友好、女性友好、老年友好最終都將通向全齡友好?!?/p>

怎樣衡量女性友好

在我國,將性別意識納入城市公共政策的決策主流,深圳開風氣之先。

十年前,深圳出臺《深圳經濟特區性別平等促進條例》,填補了我國內地性別平等地方立法的空白,此后又率先創立了性別平等促進機構、建立性別統計制度。

雖然深圳并未提出“女性友好城市”的定位,但針對性別平等作出的諸項突破性制度設計,助推其在營造女性友好的城市發展環境上拿出了許多落地之策。

自從1995年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提出應將性別意識納入決策主流后,性別意識作為重要的分析要素,已納入許多國家的公共政策與社會政策之中,并成為衡量各國社會發展和城市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標。

2016 年,聯合國人居署發布《新城市議程》,全文以性別視角作為價值原則與核心關注,倡議促進城市生活的平等包容、安全舒適和可持續性,創建人類社會的理想城市。

隨著越來越多的城市在頂層設計上納入性別視角,接下來有必要思考的是:如何衡量一座城市對女性的友好程度?

孫錢斌認為,這需要有一套科學的、可量化的指標體系予以評測,可以稱之為“性別友好指數”,通過深入細致的研究,進行科學的指標篩選和精確的量化設計。

畢竟,從性別視角看城市治理,不僅涉及城市公共設施和公共產品及服務,如合理配置母嬰室、女性衛生間,也涵蓋女性安全、反家暴庇護機制、婦兒健康、就業平等、女性參政議政、貧困女性和單親母親的救濟制度等諸多議程。

孫錢斌曾提出五項“性別友好指數”的維度。

性別發展指數和性別賦權指數可以作為一種基礎指標,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對此都進行過指標體系設計,前者包括預期壽命指數、教育指數和人均GDP指數,后者則是基于男女參政比例分析女性是否在公共政策中得到賦權。

另外,“性別友好指數”的維度還應包括:城市的發展戰略、政策法規和城市規劃是否體現性別平等的原則;城市公共設施建設和公共產品及服務的提供是否體現兩性的平等共享、是否關切女性的特殊需求;城市主流文化和市民的性別觀念是否體現兩性平等的價值觀;女性對城市性別友好狀況的主觀感受。

盡管現階段各地“女性友好城市”的建設布局還以倡議為主,具體的行動框架如何落實尚待觀察,但卻顯示出了這些城市的決心——尊重女性的價值,回應女性的需求,通過更精細和人性化的治理手段,讓城市實現更平等、包容和共享的圖景。

黄片免费在线观看